返回首页
 

[读者园地]吾敬爱吾师(2020年第9期,总第82期)
发布时间: 2020-09-07 08:27:33 被阅览数:

计算机 吴佳乐“古之学者必有师”我们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老师是走在身前的引路人。一位老师是一个榜样,是一种向上的力量,是一位人格上的巨人。

夸美纽斯如此赞扬教师:教师是太阳底下无法再优越的职业。从豆蔻之年歌谣般的乘法口诀到如今舞象之奋战科举口中碎碎念念,我们这一途或是侘傺或是怡悦,或是迷惘或是明朗,我们幸有恩师陪同!一次次考试背后是无数个日夜对考纲的攻研,是字斟句酌对问题进行更好的解析,为的是使我们在考场上具有成竹在胸的自信,左右逢源的能力。“三寸粉笔,三尺讲台系国运;一颗丹心,一生秉烛铸民魂”,这便是为人师表究其一生的追求。

初中,第一眼见到杨老师时,他正在处理入学档案,我用孩童狡猾的眼光从他右手压着的发黄的教案观察到,他是一个尽职敬业的教书匠,中等身材套着职业装,三七分的头发渲染而立之年独到的英气,眼睛透过镜片紧紧盯着屏幕,鬓角划过九月的汗珠。开学第一课,他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突然严肃问道:你来实中做什么?你要成为怎样的人?你今天做得怎么样?在那样一个年纪,我们对考试的残酷没有任何实质感触,他就已经在我们心里种下一颗争优的种子。按照排名调换座位,优者先择,我们为坐喜欢的座位努力,按照排名安排考场,优者在前,我们为较小的考场序号奋斗。考前总会有人问“你在多少场?”,数字越小越是骄傲,那个时候满足这种小小的虚荣心是我们坚持下去的不绝动力。

司马迁留下这样一句话:经师易遇,人师难。我遇先生实属三生有幸。杨老师不仅是我的经师更是我的人师。身处青春期,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年初一本玄幻小说拴住了我们班男生的心,很快被老师洞悉,告诫道 “下学期不要让我看到类似的情况” 我自认为掩盖得很好但还是难逃法眼,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你只需要告诉我还有没有其他人看了这本书”。见我不说话,他搬了把椅子让我坐到他旁边,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跟我讲:“规矩讲过了,如果有,我会重罚你,因为对于你们来讲这是无益书籍,影响自己干扰他人。如果没有,我相信你也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谁还没犯过错。怎么讲在于你,怎么讲我都信你,但是你要记住以后为人处世:何为?何为益?何为真?如果你问心无愧,那么就不要有思想包袱。这一席话为我赢得留校察看的“奖励”,也是这一席直刺心灵的话让我不再误入歧途。

在校期间总是幼稚的设想怎么去报复老师的苛责,直到在高中听到同学说“我发现咱班好多人身上有老杨的味道”才发现,原来杨老师对我们的言传身教已经深入骨髓,潜移默化中我们学会了处世之道这时猛然意识到他对我性格的形成产生了多深远的影响。

人生一世,草木一生,阳关透过叶片被点缀在草坪上,仰身看去,那一树翠绿沐浴着熹微的晨光。手按虬臂般的树干,粗糙的树纹间有蚂蚁上上下下,茎上是哪个顽童留下的刀疤?树这一生有私心吗?生为遮阳,死为供暖。离别回首,颜色上浅下深,深深浅浅的绿在风中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向阳生长。绿色的幕布边缘,泛着点点嫩黄,仔细看时,那是枝尖的新叶在和阳光相互挑逗。也许,落叶护根就是他唯一的奢望。

“欲求贤才栋梁,天空陆地海洋,半世东奔西忙,今又远航,路遥山高水长”,一首《天净沙-源远流长图》即对古今圣师的朴素写照与无尽赞扬。

 

 

 

 


上下两条:
  • 马克思主义学院资料室正式建成并投入使用
  • 图书馆开展2020级研究生入馆参观活动

  •